今日气象
Get flash to see this player
首  页 三农快讯 鄞州农业 市场信息 农网展厅 政务公开 便民互动 农事专递 专题专栏 历史专题 农网视频 农业政策
·2017年度鄞州区第三批农机购置补贴机具资金发放公示 [09-15]   ·关于上报2018年农业综合开发土地治理项目意向表的通知 [09-04]   ·行政规范性文件《鄞州区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和土地规模经营扶持政策》公示 [08-24]   ·行政规范性文件《鄞州区农业生产管理用房(农棚田舍)整治实施方案》公示 [08-24]   ·行政规范性文件《鄞州区现代农业园区提升行动实施方案》公示 [08-24]   ·关于落实市2017年粮食绿色高产高效创建工作的通知 [08-14]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三农快讯 » 外地农业
河鲀“解禁” 规模化养殖将成主流
信息来源:鄞州区农业信息中心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8-30
  河豚鱼学名河鲀,别称气鼓鱼、气泡鱼、吹肚鱼、鸡泡鱼、青郎君、刺豚鱼等,味道极为鲜美,与鲥鱼、刀鱼并称为“长江三鲜”,暖水性海洋底栖鱼类,分布于北太平洋西部,在中国各大海区都有捕获,假睛东方豚还经常进入长江、黄河中下游一带水域,而暗纹东方豚亦可进入江河或定居于淡水湖中。
 
  河鲀去毒现商机
 
  国人对河鲀的爱好流传已久,河鲀虽美味,但含剧毒,仅 0.5 毫克河鲀毒素就能致命。因此,自古就有“拼死吃河鲀”的说法。早在1990年,我国《水产品卫生管理办法》就明确规定,河鲀有剧毒,不得流入市场。不过,去年执行了26年的河鲀“禁令”被松绑了。
  在长江下游,一座四面环江的岛上,矗立着一座高 62 米、重达 2100 吨的巨型河鲀鱼雕像,这里就是被誉为“中国河鲀美食之乡”的江苏省扬中市。在扬中市城区一家老字号饭店,特级河鲀烹饪大师王世平正在用祖传的手法烧河鲀,扬中人烧河鲀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擅长利用“河鲀油”,“河鲀油”原料就是鱼肝,煎鱼肝是最考验厨师功力的环节。
  河鲀味美,但河鲀肝脏、血液、肾脏、卵巢、甚至眼睛都含有剧毒,所以在扬中民间有“吃河鲀不请客”的传统。王世平有30多年烧河鲀的经验。他告诉笔者,从祖上就传下来一个行规,河鲀上桌前,烧河鲀的厨师必须吃第一口。
  因为河鲀有毒,1990年我国《水产品卫生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河鲀鱼有毒,不得流入市场。2004年,扬中市烹饪协会制定了一整套河鲀鱼安全食用标准,并对厨师进行资格认证,要求持证上岗。王世平坦言,原来每次烧河鲀精神压力很大,不过眼下,他早就放心烧河鲀了。王世平说,现在河鲀鱼有养殖的,有无毒的,我们烧起来更放心。
  近些年,随着人工培育河鲀鱼技术日趋成熟,无毒河鲀鱼横空出世,禁止河鲀鱼上市销售的禁令也被有限度放开。
  海安县老坝岗镇是江苏河鲀鱼养殖集中地,眼前这个鱼塘里就饲养着 2 万多条河鲀鱼。王胜云饲养的是暗纹东方鲀,2010年,王胜云经朋友介绍,从附近河鲀渔源基地引进鱼苗,开始饲养。从 2 两重的小鱼苗长到七八两,达到上市标准需一年半时间,虽说养殖周期长,成本高,但利润也高。王胜云说,一池能养六七吨鱼,1吨鱼能卖6万多元,这就是40多万元,扣除人工成本等,净赚七八万元没问题。像这样的鱼塘王胜云有 70 亩,一年下来纯赚几十万元不成问题,他告诉笔者,养河鲀鱼最踏实的就是不担心销售问题。
 
  人工养出无毒河鲀
 
  这种让人拼死都要品尝的河鲀鱼,长在海里、产在江里,千百年来都是带毒的,可是按照养殖户的说法,现在人工养殖的河鲀是去除毒素的,那么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中洋现代渔业科技产业园位于“中国河鲀之乡”的海安县,占地 4000 亩,饲养繁殖 5000多万条河鲀鱼,是暗纹东方鲀的渔源基地。今年5月25日,在渔源基地试验室,工程师朱浩拥正在进行一场实验,他们以相同剂量给小白鼠分别注射了控毒第八代暗纹东方鲀卵巢提取液和增毒第四代菊黄东方鲀卵巢提取液。1分23秒,这只小白鼠死亡,比上一次用野生菊黄东方鲀卵巢提取液试验的小白鼠死亡时间快了近10分钟。而注射了控毒第八代暗纹东方鲀卵巢提取液的小白鼠没有任何中毒反应。
  中洋集团河鲀渔源基地工程中心朱浩拥说,我们的控毒效果逐步提高,现在采取各种先进的手段检测,基本上都测不出毒素。最为关注这场试验结果的人是中洋集团总裁钱晓明。前20年,他一直研究河鲀鱼如何控毒,如今如何提升河鲀鱼体内毒素是他关注的焦点。
  河鲀毒素是一种神经阻断剂,其另一个重要用途是戒毒,因为它能麻痹神经,而不会上瘾。目前,河鲀毒素只能从野生河鲀中提取,并且数量极少,1克售价是黄金的6000倍。钱晓明说,全球的产量还不到 30 克,非常非常低,所以1克能卖到30多万美元。但如果我们能批量养殖剧毒河鲀,同时用生物的方法把它提取出来,这个销售价格就会大幅下降,老百姓就能用得起。
  在钱晓明看来,他既然能让河鲀无毒,同样也可以让河鲀提升毒素到超级剧毒。钱晓明说,这就是我们 24 年来每一期的河鲀鱼标本。1993年,这个标本是我们第一批从长江里捕来的鱼苗,然后把它驯化养殖,当时只有400条,我们做了实验,最后成功了。
  人工养殖的成功让钱晓明喜出望外,但不解决毒素问题,河鲀鱼只能游走于灰色地带,采取控毒方法让河鲀鱼从有毒变无毒,成为钱晓明当时最疯狂的想法。可这个想法刚一提出就引来一片质疑声。
  钱晓明说,1996年,日本人搞过这方面的研究,整整47年没有结果,为什么?重要的问题是它的毒素来源没搞清楚。多年来,学术界普遍认为,影响河鲀产生毒素的是内源和外源两个因素,但究竟是谁影响谁,业界一直争论不休,控毒无从下手。
  钱晓明说,我们就要把因素搞明白,那么毒素外源是什么,水,环境和食物链;内源是性腺发育跟遗传基因,无非就是四个通道,你把四个通道阻断,毒素的控制基本上就解决了。
  河鲀控毒,把四个产生毒素的通道全部阻断谈何容易,这一个试验过程花了 6 年时间,仅小白鼠就用掉 2 万多只。经过近 20 年对 8代河鲀鱼的选育,中洋集团的暗纹东方鲀不产生毒素,性状稳定,连续10年经卫生部食品检验所和国家疾控中心抽检,均为无毒物。2006年,《家化暗纹东方鲀控毒养殖方法》获得国家级发明专利。
  钱晓明说,因为这个问题终于在我们的手里解决了,拼死吃河鲀拼了两三千年,现在不用拼了,完全可以放心食用。
 
  无毒河鲀撬开国际市场
 
  2016年被列为有限度放开的红鳍东方鲀、暗纹东方鲀这两个品种,面对的是完全不同的市场需求。其中,红鳍东方鲀主要是海水养殖,养殖基地大部分在辽宁大连,产品大多外销日本、韩国等;长江流域养殖种类主要是以暗纹东方鲀为主,江苏是主要养殖基地。禁令放开后,对于养殖河鲀企业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2016年9月5日,农业部办公厅,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有条件放开养殖红鳍东方鲀和养殖暗纹东方鲀加工经营的通知,这对于围绕河鲀产业发展的中洋集团来说无疑是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到今年5月底,国内市场已完成了全年销售目标的60%,但国际市场依旧是压力重重。
  中洋生态鱼类股份有限公司国际贸易事业部总经理张爱鸿说,我们的主要市场是韩国和中东,到目前为止完成了30%,按全年目标,从目前形势来看,下半年不会有太大变化,对于完成全年的目标来讲有很大压力。
  在刘大勇看来,暗纹东方鲀走出去,除了韩国和中东迪拜以外,日本是消费河鲀万吨级的市场,但日本市场至今仍是空白,因此拿下日本市场是刘大勇当前最急迫的事情。
  就在前不久,刘大勇通过第三方机构联系到了北京一家日本料理店,该店厨师长是日本人,制作河鲀多年,在日料圈内很有名气。为了尽快打开日本市场,会后第二天,刘大勇就飞赴北京,拜访这位日本大厨。
  在距日本大使馆仅隔一条马路的这条商业街上,店铺林立,这里是北京日本料理店最集中的地方,在百米长的街边聚集着10多家日本料理店,抵达北京后的第二天上午,刘大勇来到事先约定好的餐厅,见到了餐厅厨师长小林金二。
  小林金二说,日本跟中国一样有着悠久的河鲀饮食文化,他们传统的吃法有三种:河鲀刺身、河鲀火锅、炸河鲀鱼排。在日本普遍选用的是红鳍东方鲀,因其体型大,做刺身出肉率高,肉质紧实颇受欢迎。经过沟通,小林金二愿意尝试用暗纹东方鲀,按照日本传统的方式制作几道菜试试,刘大勇一听小林金二愿意尝试,立刻安排人送鱼。
  不一会儿,小林金二将几种不同方式制作的河鲀鱼端上餐桌,鱼换了,手法没变。经过几道菜的品尝,小林金二觉得,除了用做刺身肉质稍软了一些外,用其他做法他都比较喜欢。暗纹东方鲀得到了小林金二的认可。临别之,际刘大勇提议将这家餐厅作为试点,搞一个暗纹东方鲀品鉴会,让更多在北京的日本人及喜欢日本料理的中国食客能品尝到暗纹东方鲀,让其在日料领域得以更广泛选用。告别了小林金二,刘大勇赶往机场,奔赴下一个城市。在北京这短短十几个小时,他看到了产品走进日本的希望,他将沿着中洋集团制定的销售目标坚定地走下去。 李雨霏
 
打印该页】【关闭窗口